Service Hotline

028-85044052

028-85044052

News

新闻动态

掌握动态 视野未来

600万彩票appIT教父柳传志黯淡离场:联想风光已不如当年,网友评论毁誉参半

2019-12-19

99天前,小老弟马云潇洒挥别阿里巴巴,引发网络狂赞;此刻,同岁的华为精神领袖任正非依然在战场上拼杀,粉丝众多。

作为一代IT教父,柳传志在企业界江湖地位非同一般。他是王健林口中的“老大哥”,他是融创创始人孙宏斌的老上级,他在联想陷入“5G投票门”之后发誓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,先后赢得马云、雷军等一众企业家力挺。

但今天,教父的离场没有得到应有的掌声。与联想PC业务重回全球第一的光环不相匹配的是,对于这位即将退休的大佬 ,网络上的高赞评论是一片奚落,综合来看毁誉参半。

救火十年之际,曾经的一代孤单英雄黯淡离场。

这是一个时代的谢幕。上世纪40年代出生的一批中国教父级人物——“通讯教父”任正非、“饮料教父”宗庆后、“白电教父”张瑞敏、“IT教父”柳传志,从今开始,将逐一说再见。

1

英雄迟暮

李鸿谷在《联想涅槃》中,曾定义联想是中国企业全球化教科书,联想当初收购定义PC为何物的IBM PC部门,震惊了国内外媒体。2015年,联想上市十年,成为全球PC的老大,智能手机、企业级业务也进入前三,风光不亚于如今手机销量排名全球第三的华为。

在智能手机刚刚兴起的时候,国产手机“中华酷联”(中兴、华为、酷派、联想)并驾齐驱,而今,除了华为屹立不倒,联想等已籍籍无名。

柳传志转身之际,联想的风光已不如当年。

今日,市界在北京多个书店走访,发现书店内关于联想、柳传志的书几近于无,相比之下,华为、任正非、乔布斯等书却是摆在最显眼的位置。市界向某知名连锁书店店员查询得知,整个北京地区的书库中,竟没有关于柳传志的书籍。

此时,退场的主角柳传志,距离他第一次返场救火联想,已经过去十年。十年间,柳传志对于“联想救火员”一职殚精竭虑,也曾公开说“只要联想有难,我永远会站出来”。

但柳传志没有让联想重现辉煌。

遥想1994,联想与华为业务出现首次交集:“北联想”和“南华为”推出了各自品牌的程控电话交换机。1995年,联想销售额67亿元,是华为的4.5倍,何等风光。但6年后,华为销售额超过联想;2012年,智能手机领域,两者收入接近齐平,但华为利润已经是联想4倍之多。今天,联想控股市值约合52亿美元,而据估值华为价值已超6000亿美元,二者早已不在一个量级。

2018年12月23日,第二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上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前联想集团总工程师倪光南日前谈及联想落后的原因,指出联想的路线错了,也没有重视科技股权。

作为一代风云人物,挥别一生功绩时,著书立传颇少,奚落声而上,柳传志虽屡屡救联想于水火中,但他的一生功绩也渐渐单腿走路,似有将倾之势。

回首过往,他可曾后悔哪一步踏错?

2

孤胆英雄

1984年,已经40岁的中科院研究员柳传志突然下定决心要下海,因为“憋得不行”。

一个不惑之年的中年男子,看着太多的研究成果变成一篇篇束之高阁的论文,希望通过办企业,把高科技研究成果变成产品,去尝试“高科技产业化”这件事。

柳传志后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宁可冒着风险向前冲,就是“奔日子”的人,这种人才适合创业。当年我就觉得自己是“奔日子”的人,有了这个想法,再回想自己之前40年的沉闷生活,就觉得更憋屈,当时的体制只要有一点缝隙,我就要坚决地钻出来,自己创业。”

那年几乎是中国一代企业家的创业元年,大家似乎受到某种吸引,海尔的张瑞敏、万科的王石纷纷诞生了。

柳传志带着11个同事,拿着中科院计算所批的20万元,下海开干。这一年柳青满六岁,由大她两岁的哥哥照顾。再过几年,柳青的哥哥将代替父母去给妹妹开家长座谈会。

一个搞学术科研的人要办公司,当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。柳传志像一名孤单英雄,一心往前奔,刚开张也没有太明确的业务方向,第一次做生意就碰到了骗子,仅有的20万被骗走了14万。

柳传志带头,一帮几个月前还是中科院受人尊重的专家、干部,摆起来地摊,卖起了电子表、运动衫之类的小商品。为了省钱,柳传志还把烟戒了,18年烟龄就此中断。

后来,中科院要给各家研究所配备500台IBM的电脑,陷入绝境的柳传志扑上去,接过这批电脑的验收、培训和维修业务,联想终于赚了第一笔70万元。

公司要发展,总不能一直吃前东家给的生意,柳传志想尽办法拓展业务。若能拿到IBM PC的代理权,则能利润倍增。在当时,想做中国代理,首先需要获取“进口许可证”,才有资格去谈,可联想当时不具备获取“许可”的资格,只好谋求与有代理权的机构合作。

当时,中国银行(香港)有限公司既是IBM的电脑客户,也拥有代理权,柳传志瞄上了香港中银。

合作后来是达成了,但像许多后来扬名立万的商业传奇人物一样,成功背后总有艰辛曲折故事,命运自然也不会放过柳传志。

到最后结算利润分成时,香港中银比柳传志算的金额整整少了2万美元,那个年代,够支付联想全体员工一年的工资了!气急败坏的柳传志赶赴当天赶赴香港,却没有资格过关,只好蜷缩在深圳一个8块钱一晚的小招待所,与许多陌生人同住一晚。

当晚他满心愤慨睡不着,爬起来给香港中银的合作人写信,写自己如何被人家轰出门;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如何给一个小伙子拍马屁;员工甘鸿,同样40多岁的人,为了拿到“进口许可证”,高烧39度还从上午9点到下午5点在北京东西两个对角跑了一天,终于拿到许可证,却腿一软从五楼滚到四楼;同样是这个甘鸿,雨天要接香港来的贵宾,舍不得打车就去坐公交,却失足掉进窖井,水没过头顶差点淹死……

这也是后来许多人津津乐道的故事,联想初期员工在滂沱大雨中跑业务,掉进窖井差点淹死,那批人节衣缩食,拼死拼活的给联想挣利润。

不管怎样,柳传志在那晚把这些事一件件写下来,妻子远在北京,得了甲亢在医院做手术,柳传志也顾不上。

戏剧的是,香港中银不相信这些故事,派人调查,竟然是真的!感叹之余,将钱悉数付给柳传志。

联想初期这帮人,都靠着“奔日子”这口气,度过了艰难的创业初期。1993年开始,中国的房地产出现高潮,资金快,中关村的企业纷纷投资房地产,柳传志也萌生了买地想法,甚至选好了城市:烟台、福州。

然而柳传志和公司高层几次开会讨论后,又决定坚决不能做这件事。联想主要研究的是高科技方面的事情,与房地产根本不是一个方向。即使一次挣了钱,但没长本事,以后也干脆不要做。

事实证明柳传志这个决定十分正确。没过几年,房地产泡沫开始破灭,许多房地产商都出现亏损,几家中关村著名的大公司因此栽了大跟头,甚至有人因还不起贷款而跑路。从此,柳传志就彻底定下了一个原则:不长本事又夹杂着风险的钱坚决不赚。

3

向左,向右

时间转眼来到1994年,这一年联想赴港上市。对于这样一个高光时刻,柳传志等高层却仍然忧心忡忡——联想实际内外交困。

这年,国家取消高科技产品进口许可制度,大幅度下调进口电脑关税,由200%降低到26%。这导致惠普、康柏等国际巨头长驱杀入,联想等民族品牌不得不硬着头皮迎上,与其短兵相接;另一方面,联想的长期大客户——国内机关事业单位的采购势头出现疲软。有调查数据显示,在1989年前后,国产电脑的全国市场占有率为67%,而到1993年降到了22%,几乎溃不成军。

由此,联想与国外厂商展开了四次大降价的比拼,才勉强保住利润。

面对联想大亏损等压力,柳传志因为美尼尔氏综合征发作而住进了医院,这种病简单来说会在突然发病时感觉天旋地转。他躺在病床上也没有闲着,展开病床外交。柳传志认为要找自身的毛病,“别管外面出了什么事,联想要把自己的毛病看清楚。”

联想所在的PC行业,竞争过于凶猛、制造利润微薄,又过早在香港上市,联想的毛病在于组织结构不合理,销售和进口各自独立,电脑整机的组装销售效率极低,也不太有条件在核心技术上进行巨额投入。

当年前阿里巴巴参谋长,现任湖畔大学教育长的曾鸣,问过柳传志这样一个问题:“未来联想是想做大,还是想做强?”柳传志犹豫半晌,回道:“还是先做大吧。

于是,在“内忧外患”中,1994年成为联想决定走“技工茂”还是“贸工技”路线的分水岭之年,联想爆发了“柳倪之争”。

 

纷争起于理念不同,时任联想总工程师倪光南要走技术研发优先之路,柳传志却认为应该先将资金用于扩大市场份额,增加营收。倪光南所支持的部门屡次申请研发资金,柳传志皆未批准。

随后倪光南多次向中科院举报柳传志决策独断专行,还有重大经济问题。中科院在调查后认为,这是联想领导层工作上存在的分歧,柳传志不存在经济问题。

病床上的柳传志几乎获得一边倒支持,联想最终还是选择了“贸易”—“制造”—“技术”的发展道路。

1995年6月30日,是柳传志修正自己初心的一天,曾经要将“高科技产业化”的他决定走“贸工技”路线。联想集团董事会召集公司200名干部开大会,宣布免去倪光南在联想包括总工和董事的一切职务。“市场派”与“技术派”的决斗以市场派的暂时胜利结束。

1995年,联想宣布永久废除“总工程师”一职,与此同时,华为成立“研究部”。两家同辈IT公司自此彻底背道而驰。

没有了倪光南,程控交换机部门被历史的年轮碾碎,联想在 “贸工技”发展道路上狂奔,逐步壮大,并在2005年一举并购了IBM的个人电脑业务。当时的电脑业巨头宏碁,也作出了和联想类似的选择。

1994年,柳传志放手一搏,任命杨元庆为联想电脑公司总经理。在他的带领下,当年联想自有品牌电脑销量跻身中国市场前三位。杨元庆也因此被誉为“销售奇才”和“科技之星”。1998年,柳传志在《计算机世界》上正式表明"贸工技三级跳"为联想的战略思想。

在此后的很多年里,联想研发投入总和,不及华为的十分之一(联想仅有2%的研发投入,华为长期在10%~15%左右),仅能维持传统PC业务的升级换代,在芯片、硬盘、面板等相关领域均是一片空白。

从那年开始,背靠中科院起家的联想,毗邻的清华北大,对自己身后的资源选择了放手。

多年后,柳传志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时讲道:“我和任正非性格不同”,在技术攻坚中“他敢往上走”,而自己不行。

不是杨元庆

在一定历史时期来看,柳传志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,联想一度成为全球PC行业的老大,而柳传志也被誉为IT商业教父。

上一篇:600万彩票走势图面子不能输!美国5G实现了全国覆盖,只是速度尚不如4G

下一篇:上厕所、洗澡、滚床单……你家里的Siri,正在24小时偷听你